簡介
資料彙整 文學作家 |  理論家 |  電影導演 |  藝術家 |  文化概念與特色 |  時事、經驗與術語
目前位置:資料彙整   /  時事、經驗與術語   /  義大利經驗-第一次出國就去歐洲做志工
資源型式:
提供者:西文三 王星云

  二年級的寒假,法文系的前室友和我說她暑假想去法國做志工,問我要不要同行,也告訴我VYA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的資訊,我才瞭解原來那是個志工平台,上面提供許多不同的計畫,我看中了幾個西班牙的個人志工便也決定參加。我們協議出在各自的計畫開始前先一起去旅遊,但是去哪裡呢?每個國家都想去但時間十分有限,最終我們選擇了一個離法國和西班牙都很近的國家——義大利。


  這是我第一次出國,所有的事都自己包辦,申請護照時未滿二十歲,需要家長的身分證,當時家人也不在台北,導致花了比預料的花了更多時間。過程充滿驚險,不過卻很不真實,直到上飛機前和家人告別,心中才開始感到五味雜陳,原因是,除了在義大利有朋友同行的十天之外,剩下的一個月都是一個人在西班牙闖蕩,懷疑自己有沒有平安回國的能耐。不過這趟旅程,不只是旅行,更是我給自己的挑戰。

  在義大利的十天非常充實,跑遍了三個大城。威尼斯就和小時候的夢境一樣,是個美不勝收的水都,終於嚐到道地的墨魚麵,許多全新的經驗都讓我興奮不已。在佛羅倫斯除了造訪皮件市集與但丁的家之外,還為了眺望整個城市,和朋友努力爬上米開朗基羅廣場,途中看到的景象讓我大喊:「這就是我印象中的義大利!」,而羅馬是我整個旅程最難忘的部分,原本對於這個城市沒有什麼憧憬,結果每個建築都讓我覺得非常驚豔,尤其是萬神殿,讓我久久不能忘懷,真想乾脆定居在這古老的城市。


  走在街道上深深感受到,義大利人對外表真的很在意,不管男女老少,每個人都打扮得入時且體面。雖然我們之中沒有人會講義大利文,但西班牙文倒是蠻通用的,許多店家寧願說西班牙語也不說英語。不過可能是第一次出國的緣故,前幾天我水土不服感冒了,在歐洲喝到的不是水就是咖啡,讓我好想念台灣的手搖店以及夜市。不習慣的除了食物外就是店家的營業時間,到了這裡才發現真是被台灣的便利商店寵壞了,因為什麼時候都開著,在歐洲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商店除了早上遲遲開門之外,還有午休,到了下午才開始營業,假日也休息。一開始我完全無法接受,覺得既然是商店就應該天天開著,之後才領悟到,其實不可思議的是台灣的商人們,就算要賺錢也應該適時休息。

  最後一天我獨自一人搭乘廉航飛到了西班牙,馬德里的地鐵比我想像中的複雜,只好詢問旁邊的婦人,她努力的向我解說完還叫我和她一起搭乘,也提醒我該在哪裡下站,心中真的很感謝她,西班牙人果然如同印象中的熱心助人。我的志工計畫是在一個露營區的山上,重建一個動物保育區,工作內容有除草、蓋石牆、修建水壩之外還要和各種動物相處,第一天工作就快昏倒了,因為非常累人,有許多不同的粗活是在台灣沒做過的,後來幾天才慢慢適應。志工夥伴們除了三個法國人之外,其他人都來自不同國家,連領隊也不是本地人。一直以為我應該會是所有人裡最年輕的,沒想到最小才十七歲!在這半個月裡,我們一同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例如第一次學習如何在野外自理食物、在暴風雨來臨時一起保護不停漏水的帳篷,最深刻的事是某天半夜,在睡夢中被一群小孩吵醒,用西班牙語罵我們,因為我們都是外國人,甚至用石頭攻擊我們的帳篷,最後領隊出現才把他們趕走,隔天我們就向露營區的保全說,但這件事對大家都造成很不好的影響,之後我遇到這群小孩,發現他們其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對我們感到很好奇,也不了解台灣到底是什麼地方,於是我就告訴她們,好險後來攻擊事件就平息了。
這半個月來,除了這些經歷之外,我最珍惜的就是我和其中一個法國女生的友誼了,說真的很難相信志工營至今都已結束快四個月了,我們卻還在聯絡,我們甚至長得有點神似,在世界遙遠的另一端,竟然有一個和我成長背景完全不同,但思想卻和我如此相近的人,到現在依舊感到不可思議。志工結束的當天,要離別時大家都哭了,但這就是人生,沒有不會散的筵席。

  我的旅程又進入了新的一章,是獨自一人在巴塞隆納旅遊,由於預算限制,便決定從馬德里搭客運過去,耗時八小時,不過一直看著沿途的風景就覺得時間過得很快,好險巴塞隆納的地鐵簡單多了,所以順利到達了已經訂好的青年旅館。付完住宿費後發現自己所剩餘額不多了,在心中懊悔功課做的不夠周詳,因為這裡的物價比我想像的還貴的多,所以錢很快就花完了,這時才發覺台灣物價真便宜,很懷念一餐不到一百就能解決的日子。而在巴塞隆納要進入每個景點幾乎都要另外收費,只好在外面觀望,終於親眼目睹聖家堂的那天,當時感動得都快哭了,如果眼睛能夠照相,那麼我想我替高第的建築照了無數張的照片,存在我心中,永遠都不會忘。
驚奇的是,我在歐洲看到的第一間星巴客就在巴賽隆納,而且更妙的是,這裡很多店家的廁所都需要密碼,會寫在收據上,而無線網路則是有時間限制,也是我很不習慣的一點,在台灣,大家都對低頭族感到習以為常,而在歐洲向服務生要無線網路密碼時好像異類一樣,因為其實在歐洲智慧型手機不像台灣一樣普及,大眾對網路的依存度也不高,我想我們也應該學習。巴賽隆納說的其實不是西班牙文,而是加泰隆尼亞語,很多標示我看不懂,但逛久了也就瞭解了,也覺得是個很優美的語言。最後一天,我回到機場搭廉航回去義大利,因為回台灣的航班是從羅馬起飛,在飛機上看著越來越遙遠的西班牙,心中無限的感慨,就像我的第二個母國一樣,期待著能再次踏上那片土地的那天。

  總結這段旅程,我最後悔的就是自己功課沒做好,因為是第一次出國,很多事不懂,像預算就拿捏的很不正確,才會害自己最後沒辦法去想去的地方。另外一件瘋狂的事,是我在機場睡了兩夜:一次是在米蘭,一次是在巴塞隆納,都是因為我訂太晚訂廉航機票,而最後剩下的時間都太早了,要從旅館趕過來又太趕,只好乾脆睡在機場,沒想到其實和我有相同想法的人不少,所以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危險。第二次搭廉航時,我在飛機上哭了,不是因為要離開而不捨,而是因為時間太匆忙,不知道趕不趕得到下個機場,結果不但沒誤點還提早到了,在旅程中因為我的粗心而發生的意外不少,所以提醒大家出國一定要做好作業。

  這趟旅程驚喜不斷,帶給我內心的衝擊是在出國前的我想像不到的。很多事,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去做了!就是這個念頭,讓我有勇氣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每個人都應該勇敢一次,自己一個人帶著背包前往心中嚮往的國度流浪。

 

     
   Copyright © College of Foreign Languages 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 .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人數,since 2013.10:2,148,518
   TEL:(02)2905-2551   FAX:(02)2905-2174     E-mail:004617@mail.fju.edu.tw     24205 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510號 (外語大樓LA117室)天主教輔仁大學外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