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資料彙整 文學作家 |  理論家 |  電影導演 |  藝術家 |  文化概念與特色 |  時事、經驗與術語
目前位置:資料彙整   /  時事、經驗與術語   /  越南特色-我在越南學習新的世界觀
資源型式:
提供者:法文三 楊宜霖

我在越南 北寧省 紫尼村 學習新的世界觀
 

耶!我要去......越南?    ---矛盾與進程
學校管理學院的社企所貼出志工招募的海報,有吃有住的待遇,加上標榜: "以社會企業的模式改善當地淨水問題...",我心想: 好,去!去越南很酷吧?我要去!!!
出發前幾個禮拜,我獲知自己申請上泰國曼谷大學的暑期交換,花了多時間哀怨自己太早交出飛往越南的機票錢。腦子裡,我刻意地、不斷地重複對比泰國的繽紛綺麗和越南的...?(應該說,越南到底有什麼==?)
覆水難收 ; 在越南的日子裡,我從定位不清楚到學會「沒事找事做」。剛開始的幾天縱使一切新鮮,偶爾難免為了泰國沒去成感到沮喪,我心想: 越南大概就是一個除了人與人之間情感的牽繫外再沒有其他吸引力的國家了( 現在我覺得台灣才是這種國家 )。這段日子我迫切地禱告尋求,盼望這趟莫名其妙的旅行能成為化妝的祝福。當地最後幾個日子裡,我終於稍微對於我所參與的計劃有初步的理解。回台灣以後,我最常遇到的問題是:「妳為什麼去越南?」我試著回答,卻想不出一個能夠完整表達的理由。這個問題因此變得有些令人惱火,我也理直氣壯地認為,我反正並不打算將那些曾經浮現在我腦海裡的理由整理清楚,「為什麼去」,對於當時剛回國的我而言並不是很重要,收穫和喜悅才是我認為最得意的分享。如今對於問題的答案,我好像快要想出來,不過因為只是"快要想出來",還沒想出來,所以還沒辦法說出來。

我們到底做什麼?    ---計劃本身
計畫在紫尼村進行。村裡家家戶戶都有一個"池塘",洗拖把在裡面洗、肥魚在裡面養、餵魚的剩菜剩飯( 他們沒有"隔餐吃"的概念,吃不完直接丟掉)也倒在裡面,( 不用想也知道 )長期來說池子一定不堪負荷,居民自己也曉得,但由於建立好的淨水廠需要太大的經費,所以只好將就著用。

 

工程示意圖


500戶人家的"一切廢水(家家戶戶的養魚池池水)",通通排入圖中的池子,再排到流經村莊的大河(示意圖中,A區和B區下面),河中央設立一管道,將排入河水裡的廢水幾乎又原封不動送回村內,經過極簡單的"淨水處理"後,成為家庭用水( 洗澡、刷牙、......),顏色是綠色。


 用這個水洗澡和刷牙

我們透過當地神父知道該紫尼村有淨水的需求。要幫忙,旦當然不是花大錢蓋一個淨水廠。不想複製台灣工業化的經驗,我們決定協助當地以自然生態工法建立因地制宜的淨水系統,包括製作人工浮島( 我會做人工浮島耶!!! )並且在浮島上種植當地經濟作物( 當過生態解說員,派上用場~),同時具有淨水功能和經濟價值( 一舉兩得 )。
 

 以當地現有材料製作浮島

紫尼村見聞
熟悉又陌生的河粉
吃過越南河粉嗎?有想過一個村莊的主要產業就是製作河粉嗎?紫尼村就是這樣一個村子!百分之80的人家,每天早上很早就起床就開始製作河粉,我們這些晚起的台灣人永遠只能看見村內各處排排站的曬河粉板,無法目睹河粉從原料變成河粉的樣子。有一次,我五點半起床,開心地拿著相機要去拍河粉的製作過程,結果仍然看見一片片做好的河粉曬在竹板子上,就和其他時候看到的是一樣的。我只能摸摸鼻子回房間拿錢去逛早市,等著六點半神父搖鈴吃早餐,早餐是河粉。
 

隨處可見曬河粉的竹板子


到了下午,河粉以條狀曝曬

先搶先贏,沒買保證買不到的早市
村內日日有早市,這麼小的村子裡竟然甚麼都有! 小攤販從附近大市場買來一些東西擺在( 大多是 )自家門口販賣,有又硬又小又綠,吃起來澀得讓人不曉得是番茄的番茄、肥美得令人心生恐懼的魚( 不曉得吃了多少西瓜皮和茄汁豬肉的魚 )和超級好吃的法國麵包。不可能賣空心菜,因為到處都是,自己拔就好,我在越南天天吃。
由於各小販所"進口"的產品種類豐富但數量極少,幾乎只有一個人可以買的扣打,因此逛早市的重點就是 : 一旦發現想買的東西,不能按照台灣的習慣先逛逛回來再買,否則一定會被買走。我個人就有好幾次"錯失因緣"的悲痛經驗。

感想
我原本是一個局外人,對於淨水工程和社會企業都只有模糊的概念。出發前某一次開會,一位老師一派輕鬆地對著團員們說:「各位到越南不是只是去出勞力的,越南的勞力比你們多太多了,各位是要去動腦的,去發現當地的創業機會,吸收創意元素,......」我心想:「我根本沒修過什麼相關課程,根本不知道要看什麼。我就是去幫忙的,一定有我能幫忙的地方,我反正就是去出那最少的勞力。」在越南的每一天,我都感覺我所付出的,是「勞力與腦力的珍貴結合」。
一趟旅程下來,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同行的老師和學長姐常常是我取得反思題材的源頭,和他們聊天等於在上社會企業入門課程,加上異地元素的吸收,我的確上了一堂有價值的課,因為,我帶著一個死腦袋去了,卻帶著「生機盎然」有生命力、會新陳代謝的腦袋回來,而且學到耕耘保養的重要方法。直到我上天堂的那一天,我的腦袋應該不會再死了。
 

 開心的我

 

     
   Copyright © College of Foreign Languages 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 .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人數,since 2013.10:2,148,484
   TEL:(02)2905-2551   FAX:(02)2905-2174     E-mail:004617@mail.fju.edu.tw     24205 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510號 (外語大樓LA117室)天主教輔仁大學外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