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資料彙整 文學作家 |  理論家 |  電影導演 |  藝術家 |  文化概念與特色 |  時事、經驗與術語
目前位置:資料彙整   /  時事、經驗與術語   /  德國經驗- 我在國外的第一次挫折
資源型式:
提供者:語三 徐若瑄

在國外的第一個挫折
德語三徐若瑄
 
    起初來到德國的馬堡這個小鎮,我天天都仔細聽著電視、商家、甚至是公車上的路人們是怎樣說德語的。偶爾將三兩句生活用語記下來便暗自竊喜,心想“學語言就該這樣輕鬆愜意的將它融入生活中啊”。
    事實證明,我實在是太鬆懈了。
    分級語言班第一天,我緊張而期待的環視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們。中國人、美國人、南美洲人、羅馬尼亞人、保加利亞人、沙烏地阿拉伯人。之後老師開始上課,而在這短短一堂課裡,我的德文學習生涯被投下一顆震撼彈。
    每當老師問一個問題,大家幾乎都是舉手搶答,不會有無人回應的窘狀。而老師的單單一個問題,就足以延伸出同學們之間的一場激烈爭辯。大家總是積極的發表著自己的想法或者為自己的見解辯論,又或者,辯駁糾正著他人的想法或他人想法中不合理之處。當課堂中有問題時,同學們更是巴著老師不放,一定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問到自己完全明白,才讓老師繼續授課下去。於是,一堂課中,學生們開口說話的時間,幾乎和老師不相上下。不像從前我都是被動等著被點問。
    令人挫折的是,我並不屬於熱烈參與討論的一分子。我只是個旁觀的啞巴,因為我緊張、害怕、不會說、不敢說。但更令人挫折的是,那些勇於發言的,我的其他所有同學們,學德文的時間,都只有三、四個月。我心裡悶得難受。為何我們之間產生了這種差距?
    但挫折感很快的就成了動力,因為我想變得更好。所以我觀察著同學們積極的學習態度並試圖將其套用在自己身上。我也希望和台灣的同學們分享三點我所觀察到的、很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第一點:每當老師徵求自願者朗誦課文時,我發現最常舉手的,都是發音比較差的。以往若老師提到我很沒把握的問題,我都會低著頭,心裡暗自祈禱老師點別人或快點跳到下段內容。但這邊的同學們不但沒畏縮,反而更踴躍的希望老師糾正自己,進而增進自己的弱項。第二點:在解釋文法、句型或課文內容時,同學們常舉手請教老師“同樣的意思,那我用這種說法正確嗎?”。在吸收完新獲得的知識後,他們立刻打鐵趁熱的測試了一番自己到底學得夠不夠完善透徹。第三點: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有作業這方面。我清楚的記得老師第一天作業出了三個簡短的問題,但隔天同學們繳交的內容,大概都是滿滿的一張A4紙,甚至更多。由此可見,同學們是如此珍惜著這個可以練習的機會。而幾天後我也發現,有同學天天拿著個別紙張給老師批改。“你都拿什麼給老師看啊?”我好奇的問。“我每天都自己練習寫一到三篇的文章啊。”他答。
   

     
   Copyright © College of Foreign Languages 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 .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人數,since 2013.10:2,148,453
   TEL:(02)2905-2551   FAX:(02)2905-2174     E-mail:004617@mail.fju.edu.tw     24205 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510號 (外語大樓LA117室)天主教輔仁大學外語學院